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刘翔父亲: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呵护 但我却做不到

发布时间:2012/8/8  作者:郑州网络公司施展网络   打印  关闭

刘翔父亲: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呵护 但我却做不到。

 “我只是个平凡的父亲,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呵护,让他不受伤害。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做不到。”

  ——刘翔父亲 刘学根

  “现在刘翔是国家的儿子,等奥运会后才能还给我。如果有一天刘翔不再优秀,希望大家可以原谅他。”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2004年8月28日比刘翔更幸运,那么同样没有人会在2008年8月18日更加黯然。

  从2008年的8月18日到2012年的8月7日,人们见证的并不是刘翔东山再起重夺金牌的复仇故事,相反在他单脚跳向终点线,亲吻栏架的一刻,在伦敦碗八万名观众的掌声中,他坚强而执著的身影已完全取代四年前无奈伤退的画面,停留在大多数人的脑海中。

  这四年,对于刘翔而言,是一个简单的轮回,但这同样是一个东山再起的励志故事:没有金牌的映衬,却有挑战自我、力拼伤病的斗志和经历;没有纪录的辉煌和复仇的快感,但却有悲壮中的奋进和奥林匹克伟大的内涵。

  四年,一个故事的终点从起跑线开始,也从起跑线结束,对于刘翔而言,属于他的时代并不会黯然,这是一个运动员战胜困难的经历,就像他一直说的那样,“人生的跑道没有终点,走上奥运会的起跑线就是胜利。一个运动员本来就不可能一帆风顺,起起伏伏才是一个人真实的故事。”

  107天勇敢走出黯淡

  2008年8月18日上午,鸟巢,阳光刺眼,气氛却前所未有的狂热。人们在等待被视作国家英雄的刘翔登场。这是110米栏预赛第一枪。孙海平很清楚弟子要带伤一搏,他随身携带了3份速效救心药。 

  后来的故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错愕、同情、口水、质疑和谩骂久久未曾平息。

  一场全民大猜想于是启动,种种有头有尾的秘闻浮于市井。不少人更愿意尊重自己的想像力,以及猎奇心。

  事后,刘翔的团队也有过遗憾,如果回到脚伤初显威力的那个十字路口,及早通报,也许就不会出现如今的口水乱局。

 不过一切,都是由师傅和刘翔来承担。师傅哭了,接触过这个厚道男人的人们都为他撕心裂肺的痛苦而感伤,但那一天,没有人知道刘翔的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即便事后,每次采访他也极尽所能地回避那曾经痛苦的记忆。

  退赛后,刘翔在奥运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这是一直以来父子俩的约定。“妈妈好吗?”“还好,已经睡了。”刘翔在电话那头“哦”了三声,父子俩随即陷入沉默,直到刘翔挂断电话。

  2008年8月18日深夜,退赛后的第12小时,刘学根见到了儿子。刘翔正趴在一张平板椅上做着治疗,表情痛苦。刘学根走上去,拍拍他的后背,刘翔回头看了眼,重又把头深埋下去。没有交流,但刘学根知道,这是刘翔和整个团队,以及他们一家难眠的夜晚。

  在汹涌的质疑声中,在刘翔退赛的第二天,他就等于一瘸一拐地,跨进了伦敦奥运备战期。最初他也曾流露出退役的想法,但是在失败的谷底急流勇退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会招致更多的骂名,在当年的9月20日,他与父亲的一次长谈中,他对自己的运动生涯有了重新的思考。

  “爸,我不想练了,退役算了。”少顷,刘翔又开始分析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的利弊,看在眼里的刘学根,明白儿子承受的压力,心中的苦闷,“但他知道自己将选择一条压力更大的路,他没有回头……”

  接着,从来不愿挨刀的刘翔给师傅孙海平打了电话,“师傅我想彻底治好这个伤,我决定手术。”那一刻,刘学根说自己看到了儿子眼神中的坚定。“我只是个平凡的父亲,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呵护,让他不受伤害。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做不到。”

  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艰难的选择一度让团队束手无策,但刘翔没有太多的犹豫,他提出要手术治疗,他不在乎风险嫁接在了重新回到跑道的手术上。在鸟巢伤退107天的漫长等待后,刘翔开始了全新一段的历程——前往休斯敦进行手术。

  手术后赌博“八改七” 

  “小家伙特别开心,这么多人来,他也知道自己会完全康复,所以他刚才还抱拳谢谢所有人。”12月3日,刘学根和所有前往送行的人一样期待手术能够让刘翔的伤病彻底治愈,也能够去除他心里的阴影。

  也是从那个时候,刘翔开始喜欢上了《基督山伯爵》这本书,其中的一段话令他常常反复诵读——世上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只有一种境况与另一种境况的比较,只有那些曾在大海里抱着木板经受凄风苦雨的人,才能体会幸福的可贵。

  2009年年初,赴美疗伤的刘翔缺席两会一度引发人们的争议,一度平息的风暴又一次席卷刘翔。他赶回国内进行了训练,仅仅睡了5小时便赶往北京,并提前交了关于运动员退役保障的提案。

  争议未曾远离,似乎不少人都背离这个雅典的英雄。在赞助商那里,人情冷暖更显直白。联想集团在刘翔退赛第二天就撤掉了广告,尽管他们回应这与退赛无关。

  这一年的6月,孙海平在结束刘翔的训练后,描述了自己内心的忐忑,“能否最终走到理想的结局,没有人知道。”孙海平承认,当时的状态和奥运会前是那样相似,“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和北京奥运会前的状态真的很像,抱着一点幻想,等着一个时间、一个结果。”

  相比周围人,刘翔的决心却越发坚定,2009年9月20日,刘翔在上海黄金大奖赛上以13秒15的成绩夺得亚军,宣告自己的归来,重新点燃了人们的希望。但他清楚,脚伤和年龄依然在困扰着他。

  2010年年初的多哈室内世锦赛,脚伤的反复让刘翔和师傅始终处于无奈的状态,但他还是告诉所有人自己冠军的心没有丢。室内赛战绩不佳的刘翔在上海钻石联赛同样没有出色的表现,13秒40的成绩甚至和他赛前猜测的一样,第一次不敌队友史冬鹏。随后在广州亚运会上,当人们以为刘翔雄风不再时,他又以13秒09夺冠。

  为了能够回到巅峰,很多人难以想象刘翔的付出,他在2011年室内赛季结束后,又选择了更改起跑方式,从八步改为七步上栏。

  “这是一次赌博,但是刘翔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丝机会。”谈到弟子坚定的选择时,孙海平说自己一开始都没有刘翔的坚定。

  事实上,七步上栏让刘翔重新回到了一流选手的行列,从钻石联赛到大邱世锦赛夺得亚军,人们又看到了那个熟悉、自信的飞人。但是这四年中,刘翔走出黯淡的勇气是什么?“跨栏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爱,我无法割舍对它的感情,也是在这里,我才能有挑战困难的勇气。”

  热敷10分钟,电磁理疗5分钟,慢跑10分钟,器械训练6组,电脑配合力量训练6组,冰敷10分钟,总共90分钟。

  单调的数字不足以描摹那种锥心的疼痛,在公开训练课后,看到这一幕幕的记者们无一不为此动容。更别谈为了七步上栏刘翔对起跑前三栏做出的成千上万次的训练。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奥斯卡身在鸟巢,他说自己能够感受到周遭泾渭分明的态度,他说这是人们在修复体育理念必经的一个岔路口。四年后,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前,奥斯卡有了不同的感受,“这一次无论成败,大多数中国人会理解他,因为四年的努力和荣光不能捆绑在一块奖牌上,人们的观念和刘翔一样在提速。”

  对于刘翔,这四年结果或许有些心酸、苦涩,但他依然是这个国家的英雄,他是这个国家迈向成熟,思考体育本质的一个缩影。

本文由郑州凯发电游亚洲首选建设公司施展网络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