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教师节 我们的节日我们的教师情结

发布时间:2012/9/11  作者:郑州网络公司施展网络   打印  关闭
又是一年一度教师节了,已退休在家的我,不由的想起和学生在一起的往事。
   80年我到平煤技校任教,学校刚起步,学生大多是下乡知青,说的招的高中生,实事上参差不齐。我任一80机电班班主任有二个月,十月份就去开封学习了。
   这二月就出一大事。一天,张xx坐在三楼窗台,一学生开玩笑突推他一把,说:你下去吧!啊,他果然下去了。张xx在掉至一楼时被同学晒被子的铁丝弹了一下,保住了性命,且只有一点骨折。二人都是安装处的,这玩笑开的够大的,够家长忙一阵子的。
   81年5月我从开封回来,9月任81液压班班主任,韩平山,车雪岭,郭合伟,孙长安,田自敏,---皆属该班。那时家长的热情是令人感动的,被邀家访的几乎周周都有;记得一个周日,我和齐天有应车父所邀,到新新街后,先去常云龙家问一下路。刚一敲门,一小孩问;你是我哥老师吧!我一点头他说声;等等,扭头就跑。一会儿,他爸手托一托盘菜就回来了。二话不说就把酒满上了。酒刚喝一杯,常云龙,王海江,车雪岭,杨艳红就来了。
   有半个小时,老车气冲冲来了,说:屋里几个人都等急了,你们在这喝起来了。我慌忙打园场说:都去吧!哈,郭合伟,马继坤从东工人镇跑来“保镖”,够热闹的。一个周日的晚上,我正在备课,王海江找我说:他们三人在公交车上被许昌一便衣警察送治安大队说:他们偷他了,把他们钱搜走,还把他们送公安局,校徽也扣那了,要班主任去。我一听说:“去,就说我们会带着校徽偷东西吗?”人回来了,钱被那“便衣”卷走了。82年春去洛阳春游,集体买的火车票,但不知小猴们夹带有同学,洛阳出站时一拥而出,没票的说:票后面老师拿着哩。哎,我被拦住了
    集体票,一人一票,咋会少呢?好者铁路老大哥也体量老师,也就放行了。在龙门,车雪岭和一个女孩一起让照相,我当是他亲戚,就照了一张。结果走时一算30多元,他们傻了。我出5元才结了。去白马寺,几个乘另一辆车的学生从车窗挤下去,我一到就去派出所领人。哈,指导员是邓县老乡,二话木说人就放了。
    回来时在宝丰下车时,孙XX在车门口挤着不下,一铁警已盯死他,就等他出手。我见状大喝一声:孙XX你快下车。他到我面前时,我狠狠地说:想进去啊!几年后,我在街上遇到孙XX和妻子带着一男孩玩,拉着我手对妻子说:这是我班主任盛老师,并让孩子喊盛爷爷。我看着他们幸福三口之家,心里也甜甜的。
   我完整带过的班,还有83瓦检班,85井电二班(开始招初中生),88井电四班。他们现已是矿山的骨干力量。有科长,队长,书记,副总,工会主席,矿长助理,和平还当了矿长。原来那些捣蛋小鬼,现在已成家立业,成了一些科室,队,场,矿的领导。去年一个星期六去七矿,和平喊来刘延华,许亚欣,玉慧,刘宝利,扬玉辉,韩平山,---边喝酒边谈往日殠事。
   说起亚欣把小蛇往女生身上塞而被我撤消班长,让和平当班长,大家开怀大笑。85级刘强当了矿长助理,君平已是队书记;连88级李振功也当上付总,刘勇当上财务老总,中锋当上财务科长,李新成矿工会付主席,哈,多了,都干的有声有色,不错。
   唉,多想和他们聚聚啊。可惜啊,一来他们忙;二来我现在虽闲,但既不能喝酒也懒得跑路 ,去那也都是既浪费酒菜又浪费他们感情。哎,还是碰上聚,碰不上算。只要他们干的好就好。
 

本文由郑州凯发电游亚洲首选建设公司施展网络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