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眼镜男上班第一天用牛奶迷翻同事两人 拿货款逃离

发布时间:2012/2/25  作者:眼镜男上班第一天用牛奶迷翻同事两人 拿货款逃离   打印  关闭

以下是引用片段:
近日,在杭州发生了一起特殊的盗窃案,原来该案中犯罪嫌疑人用牛奶迷翻两人,抢得货款货车后离去。提及犯罪嫌疑人用牛奶迷翻两人的情况,受害者就气愤不已。据称,眼镜男是第一天来该家店上班,在跟两名受害者熟稔后出车送货,在归途中用牛奶迷翻两人。

眼镜男上班第一天用牛奶迷翻同事两人 拿货款逃离

近日,在杭州发生了一起特殊的盗窃案,原来该案中犯罪嫌疑人用牛奶迷翻两人,抢得货款货车后离去。提及犯罪嫌疑人用牛奶迷翻两人的情况,受害者就气愤不已。据称,眼镜男是第一天来该家店上班,在跟两名受害者熟稔后出车送货,在归途中用牛奶迷翻两人。

经采访发现,犯罪嫌疑人眼镜男用牛奶迷翻两人后,将货款洗劫一空并开走了货车。而被牛奶迷翻的两人在附近群众的报警下,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目前已经醒来的两人大脑一片空白。而据店里员工反映,该犯罪嫌疑人是第一天来上班,与周围人熟悉后便出车去了,没想到他竟然用牛奶迷翻两人,抢得货款和货车逃走。

46岁的杨师傅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部受伤,记忆像被“洗白”了。

直到昨天中午,他才渐渐恢复记忆,他依稀记得,前两天,店里新招了个戴眼镜的货车司机,前天,他、谢师傅和新司机一起出车送货。那司机很客气,时不时递上一根烟……

他终于想起,后来,“眼镜司机”请他们一人喝了一盒草莓味的牛奶。

之后,杨师傅和谢师傅便昏倒在地……

新来的“眼镜司机” 一天就和大伙混熟了

杭州农都市场“中华调味店”,老板娘姓杨。

因人手不够,2月18日,店里新招了个货车司机。姓陈,35岁,贵州人,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身高1米65,瘦瘦的。

陈某是个“人来疯”,爱说笑,好相处,跟谁都能搭上话,才一天功夫,就和店里其他伙计打成一片。见人就热情地递上一根烟

,说说笑笑,10块钱一包的烟,眨眼就分光了。

聊天中得知,陈某原先在广西开车,开了10多年,最近才来杭州,老婆在火车站当统计。

2月19日,店里准备开车去送货。

店中老规矩,送货必须“三人组”出车,分工合作:

杨师傅,46岁,重庆人,去年5月来店打工,外出送货负责收账。

谢师傅,58岁,江西人,今年年初刚来,负责搬运打杂。

陈某,负责开车,这是他第一次出车。

下午1点左右,陈某三人便载着满满一车货,从农都市场出发了。

每到一家送货的店,谢师傅帮忙搬运货物,杨师傅就负责签字收账,而陈某就在车上等候。

一路上,陈某时不时给两位搭档递上一根烟,杨师傅平时很少抽烟,所以大多数情况,他都谢绝了。

整整一个下午,他们共送了5家店,前两家是签字结账,后三家,分别收到985元、930元和240元。杨师傅将两千多元钱,小心翼翼放进围裙口袋里,他拍拍口袋说,“钱在胸口,心里踏实。”

喝了一盒他买的饮料

他俩便倒地“昏睡”过去

送完第五家店勾庄食品市场后,转眼到了下午5点多,只剩下轴承厂最后一家送货点了。

陈某的白色货车经过石桥路时,他突然说,“口渴,下车去买点喝的。”于是,他将车停靠在路边,跳下车去买饮料,杨师傅和谢师傅便下车等候。

几分钟后,陈某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三盒纸盒装的饮料,递给杨师傅和谢师傅,一人一盒。

“你看,这太客气了,还是你自己喝吧。”杨师傅有点不好意思。

陈某豪爽地说,“大家都一起出来干活,就别客气了!”

杨师傅和谢师傅便不再推辞,接过饮料,是一盒草莓味的牛奶,“呵呵,这以前没喝过,尝尝。”还别说,忙了一个下午,还真有点口渴了,两人拆开吸管,一口气喝光了。

喝完牛奶,杨师傅便准备上车,可他刚打开车门,突然脑子犯晕,一头栽倒在地

上。

几乎同一时间,谢师傅也倒地“昏睡”过去……

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三人连人带车不见踪影,杨师傅电话打不通,老板娘急了,“难道携款跑了?应该不会,老杨在店里干了一年多了,人老实本分,不至于为了这点钱……”

该不会路上出什么事了吧?

老板娘沿着三人送货的店,挨家挨户上门去问,对方称,货都送到了,人去哪里,就不知道了……

正当老板娘焦急寻找时,电话响起,对方是石桥派出所的民警。

醒来后货款和手机都不见了

是否含有迷药有待警方鉴定

昏倒在地的杨师傅二人,是被路人发现并拨打报警电话送到市二医院急诊室的。晚上12点多,杨师傅醒来时,发现自己和谢师傅都躺在病床上,妻子和老板娘守候在旁边。他觉得头很痛,一摸,额头右侧出血了。

“发生什么事了?”老杨的意识还很模糊。

妻子急得直掉眼泪,她也想知道,到底出啥事了,她只知道,有路人发现丈夫,打电话报警。

可是,老杨怎么也想不起来。问谢师傅,他也直摇头,脑子一片空白。

昨天中午,记者赶到市二医院急诊病房。此时,虽然杨师傅已经醒来,但记忆依旧断断续续,比较混乱。

他回忆道,当时喝完草莓味牛奶后,之后发生的事就完全不记得了,醒来时,放在围裙口袋里的2000多元货款不见了,自己刚花350元买来的手机也不见了,唯独自己工作服口袋里的205.5元还在。

司机陈某去了哪里?杨师傅不知道,“大家只知道他姓陈,不知道全名。看着挺好相处的一个人,还那么客气请我们喝饮料,谁能想到,饮料下了迷药……”

杨师傅说,去年店里也发生过员工携款逃跑的事。

市二医院的詹医生告诉记者,谢师傅和杨师傅被120送到医院时,是1月19日晚上9点27分,送来时两人呈昏睡状态,昏迷不醒,头部太阳穴处均有外伤,血液报告显示,他们的各项指标都属正常平稳,至于体内是否含有迷药的成分,还有待警方鉴定。

詹医生说,两人需要在医院观察两天,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

目前,该案件警方还在调查中。

本文由郑州凯发电游亚洲首选建设公司施展网络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