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口6警察杀人案案情 中学生作证为死者揭冤

发布时间:2011/12/28  作者:郑州网络公司施展网络   打印  关闭

这件特殊的6警察杀人案,发生在七年前的河南周口警察局。当时的6名警察称死亡人员是自己跳楼,但死者家属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被殴打的痕迹。经过不断的伸冤和信访,死者家属始终得不到回应。结果在被阻挠了七年之后,这起6警察杀人案终于得到了中央的重视。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这起河南周口6警察杀人案。

2004年9月20日,李胜利死在派出所,派出所的说法是“跳楼自杀”。家属看到李胜利时,发现他身上多处伤痕,有只眼睛也成了“熊猫眼”,当下怀疑死因。为申请尸检鉴定,李胜利家人一次又一次上访,奔波在周口、郑州、北京等地。在一次次申请尸检的同时,李胜利家人感到有种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逼来。

  2004年10月14日,李胜利亲属拿着李胜利一身伤痕的照片来到周口市委门口,没过几分钟几十名防暴警察赶到现场。李妻周影霞先被强行带上警车。在一旁拍照取证的李金花被警察发现后,相机被当场砸在地上,人也被往警车的方向拖。“我越是反抗他们就越使劲拖,上衣都被他们拽掉了。”

  当晚郑州一家电视台赶到周口采访此案,警方才将四人释放。当天在沙南分局找领导反映问题的李胜利父亲,按照警方要求一一登记了所有家庭成员的姓名、工作单位、电话号码。当时沙南分局的说法是,登记是为有进展后好进行通知。后来李家人发现,警方根据这份名单调查了他家所有亲属的背景。

  不久,公安局领导找李艳红所在单位领导谈话。“以后不得让李艳红请假外出,否则扣发工资、开除公职,单位的文明评比资格将被取消。”李胜利的案子真相大白后,李艳红的局长对她说,“以前不了解内情,对不起了。”一天,李艳红的爱人去郑州跑案子的事,车刚上高速就接到领导打来的电话,问他是不是要去郑州并让他立即返回。李艳红说那时身上经常揣着4部手机,几个电话卡来回倒着用。

  李艳红最绝望时给周口市的一位老领导打电话反映情况。“你们的电话被公安监听了,有事到家里来说。”李艳红见到这位老领导后自己还没开口,老领导就对她讲“不用说了,这事我比你清楚,去告他们。”

 2004年底,李金花、李艳红姐妹俩来到北京上访。姐妹俩两眼一抹黑没少走冤枉路。直到一天晚上,李艳红姐妹来到国家信访局的门口想先看看位置,免得第二天又跑错地方。过了一会儿,一位年纪50多岁正跑步的人从李艳红姐妹身边经过。李艳红再一次下跪。跑步的人停下来问情况。“开始他还不太相信,俺就把大河报的报道递给他。‘嗯,这可能是真的了,’当时他说了句这话。”他让我们明晚还这个时间,到这里找他。

  第二天晚上,姐妹俩坐上公交车又来到国家信访局的门口。不一会儿,李艳红看见昨天的那个人正往这边跑步。他让我们再等他一会儿。等了一会,他回来了,身边还有一个秘书模样的人。

  之后,这位领导带着李家姐妹来到附近的一个值班室。“他进房间打了几个电话。”李艳红隐约听见这位领导在电话里问另一头的人休息了没有,然后说:“你过来一下,我拦了个闲事。”

  没一会,一个30岁出头的大个小伙子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这位领导把俺的情况跟小伙子说了,让他第二天按程序帮我把材料递上去。”

  第二天,按照程序,李艳红把材料递交给一个录入员后,李胜利案正式成为了督办案件。

  2005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对李胜利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严查。3月10日,周口市检察院接到最高检贾春旺检察长关于李胜利坠楼一案的批示,随即成立“9·20”专案组,并将李胜利案由川汇区检察院提办至周口市人民检察院组织侦破,案情开始出现转机。

  不久,周口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王万春接手案件。

  2006年4月6日,“9·20”专案组为李胜利做了第四次尸检。这次尸检不但对李胜利做了身体着地点及受力方向、残留物、死因认定等8项检查,还给李胜利的全身拍了X光片。这次李胜利的尸检结果中多了一条这样的结论:不排除李胜利系被动坠地死亡之可能。

 在案件的最初侦查阶段,专案组总感觉是在赛跑。他们走到哪就有人跟到哪,他们找到什么人就有人提前也去找这个人。“上天派来一个证人,不该李胜利冤死。”王万春后来曾这样对李艳红说。在王万春接手李胜利案的时候,案件已经过去近半年,证据几乎全部被毁。在繁杂的信息中,专案组的侦查员们开始一条一条地找线索。在一条被派出所故意隐瞒起来的线索中,专案组发现了其中的蛛丝马迹。

  在李胜利死亡当天,110指挥中心接到周口的两名中学生报警,而在七一路派出所的接警记录中却没有这两人的信息。随后专案组经过走访调查,得知其中一名学生已经参军。

于是又到部队向这名姓董的学生了解情况。开始董某称自己看到了李胜利跳楼的位置。可当检察官到他当时在七一路派出所所在的位置观看时,却发现根本无法看到李胜利的尸体。经过反反复复几次工作,加上部队首长的教导,在专案组第三次找到董某时,董某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了,最后他决定说出所有实情。
 他承认自己当时被楼下一个不知道李胜利已被打死的民警安排上楼找办案警察,结果推门进屋后正看到满脸是血的李胜利,几个人正把他往门外抬。当这些人看到董某后又赶紧往回抬。

随后他被王海宇带到隔壁办公室并威胁他说:“刚才你看到的听到的如果说出去一个字,你全家小心”。为避免灾祸,董某选择了参军远离周口。后来冷飞(其中一名涉案警察)被抓,检察官们在他的桑塔纳警车里发现,也有去董某部队的高速公路发票。

 2004年9月20日上午,李胜利被带到七一路派出所后,先是留置在二楼值班室。14时许,冷飞安排孟军伟、张伞、许磊、贾学会将李胜利带到七一路派出所三楼一办公室内。之后,吕留生宴请派出所的民警在汗牛拉面馆吃饭,其间共喝了3瓶白酒1箱啤酒。酒后回到派出所,李立田、吕留生、冷飞伙同贾学会、孟军伟、张伞、许磊、王海宇对被害人李胜利进行殴打,将李胜利打昏在地。看到李胜利被打得严重时,李立田、吕留生提议将李胜利从楼上扔下去,冷飞说等等。

后冷飞将楼下院内等候处理的其他案件当事人全部召集到三楼第一警务区办公室。李立田、吕留生、孟军伟、张伞、许磊抬着李胜利走到三楼女厕所门口时,孟军伟、张伞、许磊松开了手,被告人李立田、吕留生两人将李胜利从三楼走廊栏杆处推了下去。

本文由郑州凯发电游亚洲首选建设公司施展网络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