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胡占凡抵制低俗之风百步之内必有芳草

发布时间:2011/11/25  作者:郑州网络公司施展网络   打印  关闭

同志们:
  今天这个会的主题是抵制低俗之风,加强收听收看工作。首先要明确定位,在所有节目当中,主持人的作用就是牵线搭桥、连接过渡、掌握现场、把握走势。就是这么一个作用。主角是请来的嘉宾和表演的节目,不要过分自恋。对主持人提这样几个“不”:
  1、不能以自我为中心,要为嘉宾、观众服务。过去主持人什么样?就是节目预报员,报幕的,主持人就是从报幕上演变过来的,其实主持人的工作无非就是说一句话,下面是什么节目,谁演的。当然,时代在前进,主持人的作用也在变,通过出色的主持可以使节目增光添彩、生动活泼,这些是我们要鼓励的。问题是要明确不能以主持人为中心,要以节目为中心、以嘉宾为中心、为观众服务。
  2、不能以低俗为美,以丑为美,拿肉麻当有趣,主持人要有正确的美丑观。
  3、不能变成艺人。文艺工作者给人民群众奉献了丰富多彩的精神食粮,要感谢他们。但广播电视工作者和文艺工作者是两个概念,有区别。工作性质不同,要求不同。很多言行艺人能做,主持人不能做。
  4、不能搞奇装异服,怪发型,要潇洒健康。
  5、不能模仿港台腔,要讲普通话,也不能刻意地讲方言。各级台和局要抓这个问题,我们是持证上岗的,不达标不能做,除了极特殊的,比如说请港台主持人,人家本来就是港台人,我们从来没有要求港台人不能讲港台话。在广播电视里其他的内地人要讲普通话,如何管都有明确的要求,不能无视这些要求。
  6、不能讲脏话、下流话,要守住文明底线。我们是文明社会,我们是政府办的电台、电视台,讲脏话、下流话,不允许。各个台要制定惩罚措施,凡是讲脏话、下流话的要处罚。
  7、不能以性为兴奋点、围绕性做文章,要准确把握话题。该谈什么就谈什么,不许拿性开玩笑,不许性暗示、性挑逗,男女之间打情骂俏,不允许。
  8、不能随心所欲,乱开玩笑。策划开始就要把住关,要说的主题必须在节目里体现,不能言之无物,随心所欲。
  9、不能是非不分,黑白不辩,要有人文关怀和道德感。
  为什么对主持人要求这么高、这么细?因为现在我们的大多数节目最终都是由主持人体现的,我们有再好的节目策划,主持人上不去这个节目也不会好,所以主持人至关重要。他怎么表现、怎么发挥,决定着我们节目是不是成功、是不是低俗,所以各台要明确这个问题,抓低俗要拿出很大的力量来提升主持人素质。
  第三,要切实解决节目定位、竞争和创新的问题
  现在我们的上星频道节目的定位大体差不多,节目的构成也差不多,新闻、电视剧、综艺娱乐,大体上是这三大块。再加一点访谈,其中占大块的是电视剧和综艺娱乐。电视剧的竞争是价格竞争,新闻靠制作和抓新闻的能力,水平基本上是恒定的。最有空间的或者说可以发挥想象能力、创作能力、制作能力的就是综艺节目、娱乐节目。因此,各个台相互竞争,在综艺节目上花样翻新。从积极角度讲,这是一件好事,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就没有发展,我们也鼓励竞争。但要警惕这种竞争走上恶性竞争、相互克隆和娱乐节目快餐化的歧路,最终导致娱乐节目的低俗、平庸,甚至丑陋。
  这种竞争还导致另外一个结果,那就是节目的同质化。这种竞争不是积极竞争,是一种懒汉式的竞争,是一种走捷径的竞争,这种竞争也不会有生命力,你用这种办法,我也用这种办法。互相模仿、抄袭,你有我也有。真正积极的竞争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人特我绝”。
  第四,要切实解决制度机制建设和加强管理责任的问题
  制度管理是我们加强管理的核心,靠人盯人管不好,效率最高的是制度。靠制度管理又到位,又准确,又省力气。建立一套非常严密的制度,什么都好管。我们治理低俗化问题的核心在于制度建设。制度跟不上,是我们出现低俗的原因之一。要靠制度管理,而不是靠上级去压。目前,制播分离是我们改革的一个方面,也是发展广电产业的一个重要形式。随着改革的推进,还会有越来越多的节目走制播分离这条路。但是这不意味着放弃我们自己的责任,即管理的责任、审查的责任、策划的责任。我们媒体的责任就是要把住“准入关”这个核心问题:第一,前期策划。第二,中期跟踪管理。第三,后期审查播出。这几大条件缺一不可。既然是电视台的长期栏目、节目,策划和策划水平都要到位。必须要有非常详细的策划提纲,要监督这些制作公司的进程,及时发现出现的问题。否则,有些节目由于前期和中期的工作做得不好,最后木已成舟,损失就大了。所以,必须要有我们的相关人员参与策划或者是监督制作的过程,不能等到播出前审查再说。等到审查这个环节的时候已经晚了,推倒重来恐怕谁都不愿意干。后期审查要严格标准,不管是谁做的,凡是不符合标准的要一律拿下,坚决不能播出。因为最后群众检查和评价电视台的标准,只会是根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而不管这个节目谁做的,不论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节目,标准都是一致的。一线节目管理必须到位。
  深入分析管理责任不到位的根源往往在于认识不到位。认识不到位指的是,没有人认为低俗是好的,谁也不会赞成低俗。但是又认为,低俗也不是大事,低俗问题确实不是政治问题,但低俗问题是价值观念、导向问题,是一个档次不高、社会反响不好、老百姓评价不好、我们的声誉不好、形象不好的问题。同时,我们对文艺娱乐性节目的管理和新闻管理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分成好多层次,积极的、健康的、有益的、无害的、轻松的、滑稽的都可以。正因为这样,给我们带来一些错误认识,觉得低俗一点没关系。但任何东西就怕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咱们现在叫低俗之风,一旦成了风,问题的性质就变了。
9月6日,我到河北霸州南孟镇和胜芳镇采访。我明确提出,采访就是采访,不张扬,不搞形式,人越少越好,不陪同,不摄像,进村不坐车。

在南孟镇西粉营村的村民文化中心,我跟正在排戏的大嫂、大娘们交谈,叫她们说心里话。我发现,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对农民的精气神儿和人际关系影响很大,可以在村里形成一个健康、向上、和谐的小气候,不是唱唱歌、跳跳舞那么简单。

围绕村里创办的廊坊第一家农民专业合作社,我与村干部一块儿聊:谈村里创办合作社的初衷,谈合作社给农民带来的种种好处,谈村里党员干部的带动作用,谈合作社的前景和村民的信心。也听到了他们的苦恼,比如,“贷款难”。

在村里的蔬菜大棚,我们跟农民们一起栽植韭菜,了解蔬菜种植情况和收入状况,农民们不光是对收入、对前景喜笑颜开,也有为难之处,其中之一就是无公害蔬菜认证问题,他们觉得有些做法不合理。农民们见了北京记者很是热情,一再邀请我们常来看看。我说,这次下基层采访活动,结识了许许多多的农村亲人,今后自然常到这里“走亲戚”,多向乡亲们请教、学习。这是我的心里话。

回来后,我们把乡亲们说的家常话,把他们掏心窝子的话,包括反映的问题,都原汁原味地写进了通讯《霸州有个西粉营》里。这次“走转改”的重点之一就是改文风。说实话,如今的新闻作品中,官话、套话、学生语言、文件语言、战争语言还真是不少。可很多人不把这当回事,其实不然,一个枯燥乏味的标题就会赶走一大批读者,一篇语言鲜活灵动的报道会使主题严肃、专业的报道黏住读者的目光。因此,我们这篇新闻稿尽可能用百姓的话写百姓的事,带着泥土气息,同时也带着思考。我听说乡亲们看了报纸都很高兴。我采访过的黄炳深老人说,虽然不是特别理解“走转改”是怎么回事,但他感觉和新闻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一次正本清源的实践。是认识第一,还是实践第一?正确的思想、优秀的作品、好的新闻报道是来自亿万人民群众的实践,还是来自书斋、办公室、新闻发布会抑或来自个人的冥思苦想?这些问题,事关根本,事关大局,事关长远。其实质是宣传思想文化领域如何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原则性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走转改”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有力坚持。

现在一些作品、文章被群众戏称为“镜中之花、水中之月”,最大的要害就是远离群众,远离生活。新闻界、文化界前辈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好新闻是用脚底板走出来的,“勿忘人民”是社会主义文化工作者的本质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讲,“走转改”无疑是对光荣传统的一种发扬。

“走转改”是宣传思想文化战线、落实科学发展观、体现“以人为本”要求的一次重大创新。“走转改”要求新闻工作者、文化思想工作者走出书斋、大楼、办公室,到农村、工厂、企业、学校中去,找思想、找新闻、找灵感。文化是最需要创新的领域,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来到人民群众中间,感受人民群众中间蕴涵的无穷创造力、无限热情和丰富实践,艺术创作才有源泉,新闻写作才有素材,创新才有实践基础,新闻写作之花、艺术创作之花才永远不会凋零衰败。

本文由郑州凯发电游亚洲首选建设公司施展网络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